您目前的位置: 资讯 > 大邮商连载 > 大邮商第一部

大邮商-2.小试牛刀

发布时间:2011-9-22点击率:8340字体大小:
标签:大邮商  


二、小试牛刀





    1997年1月的月坛邮市,就像一口大锅,里面热气腾腾地煮着饺子,下面大火正旺,不缺柴火,上面汤水已开,不停地有新的饺子争先恐后地跳进去,看上去满满一锅,没有任何间隙。谭小雷就是一个新饺子。有细心的人做过统计,说当时月坛邮市里面,每平方米能站五个人,但是听说到了3月,同样的地方就要站上八九个人了,脚无立锥之地说的就是这里。

    谭小雷从锅沿挤到锅中央,花了二十分钟,挤得满身大汗,感觉像是真的饺子快熟了,热的不行。这个时候的市场正值风起云涌,人才辈出的阶段,像郝温学这样级别的邮商不知又一下涌现出来多少个,谭小雷因此轻而易举地将猴票变成了现子儿。在兰州是每枚1400元收上来的,在月坛是2100元出手的,10枚净赚7000块,谭小雷想到家里的老父亲累死累活,一个月下来也不过拿回家300元工资,不禁长吁了一口气。这次出气没有分截,一口长气,一出到底,很是畅快。谭小雷把钱放进贴身的口袋小心藏好,这才有时间看看周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而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种表情,那就是专注。

    这种专注不好做出准确描述,夹杂着一点烦躁,还混有期待。像是什么呢?对了,就像在澳门赌场里常见的那一种表情,每个下了赌注的人,面对荷官开出结果之前,脸上的表情大致如此吧。下的赌注越大,就越是专注,专注得令人屏住呼吸。专注的背后有没有隐藏着一丝恐惧呢?至少目前还没有。如果你上午进场买了1万块的邮票,下午就变成了2万,那谁还有时间恐惧呀,数钱还没时间呢。

    谭小雷在邮市里挤了一个钟点,很快发现自己认为的天文数字在这里就是沧海一粟。摆在他面前的一处普通摊位上,一沓一沓的现金在柜台上被整整齐齐地码着,100张1捆,中间勒着一道皮筋,足有五十万以上。他看见两个人正在交易,经过一番激烈的砍价,最终成交,买家拿走一叠小型张和一条电话卡,卖家也就是简单地数了数捆数,然后往柜台里一扔。过了几分钟,这些钱又转到了下一个柜台,中间也没有人点数。谭小雷纳闷,这里的钱怎么真成纸了呢?

    时间已是正午,谭小雷早晨出来什么也没有吃,这回真的有点饿了,月坛公园东门的北边还有一个小门,平时都是锁着的,铁栅栏外面都是叫卖盒饭和煎饼果子的。最近的市场人多极了,盒饭供不应求,栅栏外面也挤满了小商贩,一个盒饭带片肉,敢要你十五。谭小雷刚从西北过来,有点舍不得,就要了一个煎饼果子。囫囵吞下后,还是饿,又加了一个,花了四块钱,勉强半饱。谭小雷领悟到了,在京城,即使是吃饱肚子,也要多挣点钱才够。这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兰州,一块钱的兰州拉面能让你吃到肚子圆咕噜嘟的。

    谭小雷在市场上转到下午三点,也逐渐转出一点门道了,现在市场上是田村卡最热,纪念币次之,邮资片第三,小型张排行老四。

    田村卡跟现在用的IC电话卡不同,田村卡很薄,正面印有彩色图案,背面涂有磁条,是我们最早使用的电话卡,1994年8月开始发行,2001年1月停发,现在早就退出历史舞台进入收藏领域了。因为当时这种相应的磁卡电话机是由日本田村公司制造的,属于日本技术,所以大家都叫它田村卡。

    田村卡发行后,由于属于新生事物,并没有引起收藏者和投资者的重视。一套田村卡一般都是4枚到6枚,面值都在几百块,谁舍得秘藏而不用呀,所以人们买来都是为了打电话,而且是分开单枚买,用完一张再买一张,自然消耗量很大,像面值380元一套的“梅兰芳诞辰100周年”田村卡在月坛邮市上一度就是面值打8折销售。田村卡由于印刷精美,题材热门,发行量很小,随着发行套数越来越多,形成一个单独的系列,这才引起人们的关注。

    邮市先前就是邮票的交易市场,后面1991年钱币交易越来越多,邮市变成了邮币市,到了1997年爆炒田村卡后,邮市形成了邮币卡三足鼎立的局面,邮币卡市场的称呼就是这样来的。

    谭小雷注定今天要成为有钱人。在投资市场上想成为有钱人,关键的要素是敢孤注一掷,就像香港拍的赌王系列,最后的镜头总是周润发把面前的所有筹码,外加什么股票房产,甚至包括自己的一只胳膊,一并押上,赢了就是亿万家财,输了就是光杆一个。谭小雷有赌性,血液里天生就流淌着不安分的基因,他真的敢孤注一掷,当然,如果运气好的话,离成功就就是一步,如果运气差,离回家也是一步。

    “梅兰芳”田村卡在这个时间已经突破面值,进入快速上升通道。集邮的人都知道老纪特里有一枚“梅兰芳舞台艺术”小型张,发行量只有2万,当时价格也是2万多。后来人们形成了一种惯性,认为凡是粘上“梅兰芳”就一定值钱。“梅兰芳”田村卡就是在这样的惯性中,粘了梅后突然发了力,成交价是一路飙升。先是打折,380元的面值就卖230元,场内外一些主力资金很快盯上了田村卡这个板块,在这个板块里面又很快盯上了“梅兰芳”这个品种,还有面值50元的“乙亥猪”生肖卡。于是“梅兰芳”很快跃上面值,500元成交,而“猪”的成交价也涨到了180元。

    谭小雷对田村卡并不是一无所知,他在兰州摆地摊的时候,就见过这种玩意儿。兰州的邮市就在兰州集邮公司门口,一溜地摊,他挨着集邮公司的门口最近,当然也跟集邮公司里面的经理最熟。改革开放以来,几乎所有城市的集邮公司门口都会自发地形成邮票交易市场,赶不走,也打不散,整天是公安、城管、工商、文化、税务来捣乱,但是它的生命力是如此坚强,有的市场一挺就是十几年,直到1997年以后才陆续告别露天,登堂入室。

    邮市是史上最牛的钉子户。

    兰州集邮公司营业部的柜台里面就摆着不少田村卡,当时邮政和电信还没有分家,很多地方都是邮政和电信一起营业办公。田村卡属于电信部门管辖,但是也摆在集邮窗口出售。谭小雷买过一些,都是按面值买的,然后打电话了。用这玩意打电话,电话机的屏幕上会显示卡的余额,还有就是退卡时,卡上会按面值的消耗进度打一个孔,几个孔打下来,这张卡就废了。而邮市上炒作的卡全是崭新的卡,连个划痕都不能有,品相特别关键,所以整条的田村卡最贵,但是一条卡1000枚,一般人根本买不起。一般人投资都是买100套,用一个小的塑料袋套上,封上口,尺寸正合适,也挺好看的。最次的就是买一套。单套的价格有时要比整条的价格贱上20%。

    股票市场有严格的涨停板和T+1制度,而邮市没有。涨停板,顾名思义,就是每种股票每天的价格涨幅不能超过10%;T+1,简而言之,就是每种股票当天买进不能当天卖出,无论怎么涨跌,也要等到第二天交割。热钱一旦进入邮市,就会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谁也控制不住。邮票价格就像坐过山车,忽高忽低,一天能从100涨到1000,第二天也可能从1000跌回100,所以进邮市的人心脏都特结实,不然可能是腿着进去,躺着出来。

    田村卡在1997年1月份的月坛邮市上就相当于硬通货,谁买到了谁就挣钱。市场上专门做田村卡的庄家姓金,估计是家中排行老五,人称金老五,本名倒是没有几个人知晓。市场就是这样的,大家关心的是价格,是现金,是利润,谁关心别人姓什么叫什么呀。总之,在月坛邮市上要是有一个固定的摊位,那是相当牛的,月坛邮市靠着月坛公园的东边墙一线,所有交易通道和摊位呈T字排列,金老五的摊位就恰巧处在这一横和一竖的交叉处。金老五在市场上已经混迹了近十年,自月坛邮市开业那天,他就在。市场上没有不认识他的,京城集邮界也是赫赫有名,市场管理层的那帮人他也是称兄道弟的主儿,所以他不是牛人谁是?简直就是月坛邮市第一牛人。做田村卡需要大量现金,一般的邮商根本做不了,一条磁卡就是1000张,1张就算200块,一条就要20万,玩磁卡的手里要是没有几百万根本就周转不开,想想看,这个时间的金老五身价能有多少,据说应该在1000万左右吧。

    谭小雷不认识金老五,当然也不可能知道金老五的具体身价,他怎么也想象不到他靠近了金老五就等于找到了一座金山。当然,更令谭小雷打破头也想象不到的是,他的身价有朝一日会超过金老五,而且不止一倍。

    邮市本来就十分拥挤,一个人想从邮市的这一头挤到另一头就需要半个时辰,但是邮市最拥挤的当属这个T字路口的交叉处,金老五恰恰把着这个邮市的咽喉要道,信息也来得得心应手,不费吹灰之力。打个比方,有人从南边挤过来,手里拿着猪卡,他就顺口问一句:

    “嘿,哥们,这卡一百几呀?”

    “嗨,今儿个价都高,一八二呢!”

    老金一听就明白了,自己该多少钱进多少钱出了。如果再有人从北边挤过来,老金也会顺口问一句,总之,信息是越来越好,对交易肯定有利。

    邮市正值行情高涨的好时候,一天好几个价,同一个市场的价格都差老鼻子远了,因为邮市不象股市,不是集合竞价,价格也不写在大屏幕上,邮市的任何一个角落的成交价格也都只有买卖双方知道,何况有时候买卖双方还刻意隐瞒呢?邮市的价格全凭供求关系,信息的流动是稍微有点迟缓的。

    谭小雷卖了猴票之后就一直在邮市上挤,挤着挤着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但是也没有白挤,因为他有一双好耳朵,也有一双鹰的眼睛。他是一个有心人,不像一般人,瞎挤,挤完了就除了一身汗,什么也没有得到。象谭小雷这样挤一挤,就挤出了好几十万上百万的收入来,那估计是前无古人了。在这挤的一路上,他听到最多的词儿就是“田村卡”,细听之下,就是梅兰芳和猪卡。所有一路的信息汇集在一起,就是一点都不懂的人,也听出点门道来了,那就是从元旦到现在不足半拉月的工夫,梅兰芳和猪卡都涨了一倍了,而且还在继续涨。

    等到谭小雷整明白了,也刚好挤到金老五的摊位前,这不能不说是命。谭小雷的命太好,第一天进邮市,就跨上了一匹快马。老金卖田村卡有一个特点,就是价高,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品相好。市场上的人都知道,老金进货特挑剔,遇到品不好就不要,品好了宁愿出高价。而这个谭小雷也有一个特点,就是只要品相好,价高点也乐意。这两人今天就注定要对上眼了。谭小雷下定决心赌一把,他活这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这样豪赌,几乎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压上了,他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反正口袋只剩下吃饭的钱了。

    谭小雷先付了两万一,就是上午卖猴票的钱,跟老金说好,买100套梅兰芳和200套猪卡,梅兰芳500一套,猪卡190一套,总价八万八。谭小雷谈好价,付完定金,转身就挤出邮市,直奔招待所,从床底下掏出从兰州带来的几万块,这是他在兰州摆地摊一个子一个子攒起来的,那绝对是血汗钱呀!

    下午四点,谭小雷怀揣着这300套田村卡走在月坛北街上,天突然不冷了,云也似乎散去了不少,因为谭小雷心中充满着希望。

    路边一个瘸腿的老头趴在冰冷的地上,面前摆一个破旧不堪、已经看不清颜色的塑料饭盒,里面有点零钱。谭小雷从屁股兜里掏出一枚壹圆硬币,丢进饭盒,心想,京城的乞丐怎么比兰州还多呀!谭小雷从小心肠就软,见不得乞丐,总想着积德行善,终有好报的。

    张瑞敏说过,风大了,连猪都能飞上天。两个月之后,“梅兰芳”涨到了12000元,“猪”这一次也是真的飞上了天空,2500元一枚还有人在争抢。等到了谭小雷全部出清,就出现了开篇的那一幕。

    每一个人,在这一辈子当中,都需要出现这样的一幕,哪怕就是一次。没有这一幕,人生注定不够精彩,不够哇!

来源:中邮网www.e1988.com
作者:李国庆
上一篇:大邮商-1.谭小雷进京
下一篇:大邮商-3.月坛邮市的前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邮网网站无关,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中邮网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本文仅供参考。
  •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  
        购物指南
          注册开户
          购物步骤
          查找商品
          缺货/求购登记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支付宝支付
          银行卡汇款
          货到付款
          Yeepay在线支付
        物流配送
          公司自取
          加急送
          同城快递
          异地快递
          特快专递(EMS)
        聚时惠说明
          关于聚时惠
          聚时惠流程
          收货事宜
          常见问题
        保障服务
          诚信保障
          7天退换货
          全部保真
        关于我们
          中邮动态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收购业务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北京光辉岁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中邮网 2004-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204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1872-1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757号    经营流通人民币许可证:2010-020
    产品支持:中国人民银行 | 中国金币总公司 | 国家邮政集团 | 中国集邮总公司 | 中华集邮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