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资讯 > 大邮商连载 > 大邮商第一部

大邮商-4.中银错片

发布时间:2011-9-22点击率:8932字体大小:
标签:大邮商  


四:中银错片





    在1991年以前,邮票市场从没有这样疯狂过。

    苍蝇逐臭,资本逐利,都是本性使然。象阿彪和老金他们,平时在市场上也不过是低来低走,高来高走,挣得是差价,是本份钱。自从认识了这帮南方客,才第一次见识到,原来钱是可以这样挣的。

    中国经济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呈现出经济过热的局面,1988年全国范围出现商品抢购风,1989年和1990年出现通货膨胀,老百姓手里的钱毛了,心里就变得不踏实,市场上的热钱多得无处宣泄,当时股票市场才刚刚开放,绝大多数人还不知股票为何物。这一切都给了邮票市场一个绝好的机会。1991年春节前,邮市还是一片沉寂,没有任何疯狂的迹象。

    正所谓“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春节一过,不见任何征兆,不知从何处刮来的一阵风,大批原本炒作国库券的南方客,带着大包大包的现金来到月坛公园,见什么买什么,凡是批量的,好点数的品种都成了抢手货。其中最受欢迎的品种当属小型张和邮资片,因为小型张是一盒一盒的,一般都是100枚一盒,邮资片是一包一包的,一般都是1000张一包。作为筹码,这样的品种最适合炒作,因为交割方便,点数快捷,深受投资者的追捧。

    南方客里面有一个姓高的,叫高天放,看上去三十多岁,天生长着一张精干的脸,平时总爱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1991年春节后就扎根在月坛公园了。南方客初来乍到,言行十分谨慎,平时是只听不说,一般人根本不知其底细,但是高天放为人和善,出手慷慨,很快就与月坛邮市上有头有脸的几个大邮商厮混熟了,其中就包括阿彪和金老五。高天放比他们俩稍长两岁,平时却称呼他们“彪哥”、“金哥”的,一到路边的小饭馆里撮饭,总是抢着买单,很会做人。这样的人,论理,做事情更是没的说。

    3月的京城,春天的脚步看似很近了,气温却还是很低,白天尽管阳光明媚,早晚却是寒气袭人,所谓倒春寒是也。一天傍晚,高天放在市场上蹲守了一天,有点倦了,肚子当然也是前胸贴后背了,就招呼正在收摊的阿彪和老金一块吃饭。

    以前的月坛邮市,摊位都是露天的,不象现在铁帘门一拉,挂上大头锁就可以开路了,所有的货都可以放在包房里,市场到点关门,夜里有保安巡逻,象上海的卢工邮市,甚至还有一条从军队退役下来的德国黑背在场内不停地转悠,十分安全。过去的市场,基本上就是一片空地,有几十个用角铁和帆布临时搭成的棚子,外加一些石头砌成的台子,四周铁栅栏一圈,就算是邮票市场了。邮商们的日子可不是人过的,每天手提肩扛,灰头土脸,远看就象一帮叫花子。早晨去市场支上摊,运气不好的话,一天卖不出一毛钱是常有的事情,到拉晚了,还要收拾妥当,全部背回去。遇到天气不好,中途刮风下雨,就立马打道回府,冬天更是整天缩头缩脑,冻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不堪言。

    阿彪和老金都是本地人,阿彪住南城,离月坛稍远一些,他喜欢经营小型张,小型张的特点是体积小,价值高,所以拎一个大一点儿提兜就够装了,每天回家还比较省劲。老金的家就在西城,算是月坛邮市上离家最近的邮商了,坐车四五站地,但是他经营的品种主要是邮资封片,都是一包一包的,邮资封片的特点是体积大,价值低,一万块的货要堆老高,摆上满满一柜台,所以他就整天蹬个三轮来回拉货,遇见雨天,防雨的帆布一盖也能应付。哥俩平时交往并不太多,倒不是因为同行是冤家的缘故,而是因为他们俩经营的品种不是一个门类,平时相互的生意也不会多,自然也就没有相互熟悉的理由和机会。这次高天放进京了以后,时不时有饭局,他俩才渐渐熟络了起来。邮商们白天看上去很忙,晚上却没有什么事情做,一般都喜欢聚一聚,喝口小酒,拉拉家常唠唠嗑,谈论一下邮市最近的新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高天放对邮市的新闻,特别是邮票的价格变化十分关心,所以最近请客有点频繁。阿彪和老金都是他的座上常客。但是今天三人一见面,阿彪和老金才发觉,座上还多出一个陌生面孔,而且还是一个女的,他们知道,这一定是高的朋友。

    “来来来,大家认识一下,这位是谢玲玲,广州来的,以前是做国库券生意的,现在也想跟两位大哥一起发财。”

    高天放未等大家落座就介绍了这位新朋友。阿彪和老金都轻轻握了一下这个女人的手,算是打了招呼。阿彪心想好软,老金心想好香,不管怎地,也都算是对这个女人的第一印象。

    “请两位大哥多多关照小妹呀!”

    谢玲玲接过话茬,也十分客气地跟他们打过招呼。彼此一通寒暄后四人才各自落了座。

    阿彪和老金都是第一次见到谢玲玲,不禁多打量了两眼,本来嘛,邮市好像天生就是男人的天下,是男人的战场,女人并不多见。通过高天放的嘴,才知道这个谢玲玲不简单,本来是四川人,二十来岁就一个人跑到南方倒腾起国库券来,几年下来也积攒下好几十万的身价。1991年,这样的身价也算是有钱人了。今年才27岁,生得是芙蓉如面柳如眉,虽没有闭月羞花之容, 沉鱼落雁之貌,但也长得明眸皓齿,乖巧可人。

    几瓶“燕京”啤酒下肚,除了谢玲玲,三个大男人都有点微醺,看来规律一般都是这样的,男人往往不是真正能喝酒的女人的对手。也许是这个谢玲玲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她千里迢迢来到京城,一定不会仅仅为了和几个大男人喝几杯酒吧。

    果然,谢玲玲眉眼含笑,开了金口:

    “几位大哥,听说最近邮市有点动静?”

    聪明的人就是这样,话说半截,不下结论,留有回旋的余地,让对方发挥去吧。发挥,有时就是和盘托出。

    老金喝了一大口啤酒,不无得意地说:

    “邮资片现在很抢手呢!换手率还很高,怕是要起势了!”

    “小型张也很好,盯的人不少呢!”阿彪像是担心老金抢功,赶紧接上一句。

    “片蓝什么行情?”谢玲玲单刀直入,有的放矢。

    片蓝,又称“中银错片”,1990年发行,编号是JP22,国家邮电部专门为香港中国银行发行的邮资明信片,没想到英文译法出了严重问题,香港都快要回归了,哪能出这种问题呀,所以国家急令全部召回销毁。结果还是流出9千多枚,起初没有引起重视,国家原始售价是一毛二,黑市价格也才15元一片,后来慢慢涨上来了。文革期间有一枚错票,大家都知道,叫“全国山河一片红”,俗称“片红”,中银错片因为画面主色调为蓝色,所以俗称“片蓝”。这大概都是老北京话的合理演绎罢了。

    “上周60,这周85,成交不错!”老金显然对邮资片的行情是了如指掌。

    谢玲玲和高天放不仅互相瞅了一眼,会意地一笑,笑里差不多都快能写出了一行字,如果谁能破译出来,那肯定是“到收货的时候了”。收货对于庄家,往往就意味着收获的开始。

    南方客一般都是见过世面的主儿,手里已经有些钱了,只不过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是,哪里利润最大就急速汇聚到哪里,按照现在的行话,这就叫“投资洼地”。一旦嗅到某种风险,也会立马抽逃,瞬间蒸发。1991年的邮市,显见的是一块肥肉,是一次百年不遇的机会,起码在这以前是从来没有这样地爆发过。邮市在1985年和1988年也曾经火了一阵子,那都是小打小闹,也可能就算是为1991年的行情预热吧。

    南方客是邮市的空降兵,他们与本土成长起来的邮商不同,他们大多根本不懂集邮,或者对集邮根本不感兴趣,什么背胶、面值、暗记,什么设计、印刷、齿孔,一概是一窍不通。他们对邮市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任何邮票在他们眼里就是筹码,就是挣钱的工具。他们天生对行情的变化十分敏锐,他们天天在研究价格,研究走势,就像现在的温州客在全国各地炒房一样,他们不会去研究房子是怎么盖的,是用什么材料,他们只关心地段和价格,所以他们往往目光敏锐,手法犀利,挣完钱就走人,甚至真的能达到“轻轻的我走了,不带走一张邮票”的绝佳境界。

    “金哥,我有个朋友想做点投资,你看能买点什么品种好呢?”谢玲玲暂时绕开片蓝,实际是直指片蓝,声音还有点发嗲。就像我们平时逛地摊,手里举着帽子问价,心里是惦记着怎么把地上那双鞋子给便宜拿下。

    高天放心领神会,心里当然跟明镜儿似的。

    “金哥,谢小姐那个朋友这次带了一笔钱来北京,就是想买点东西回去的,不是邮资片就是小型张,您看买什么好呢?”

    高天放还假装为难,让老金做起了选择题。言下之意就是,你老金不肯出货,我就买阿彪的货,这叫一石二鸟。果然,老金不知是酒喝高了,还是不肯放过这样挣钱的机会,忙肯定地说:

    “还是邮资片好呀,这轮行情肯定是邮资片唱主角!”

    “如果想建仓,我就是推荐片蓝,我那里差不多有1200片吧,攒了不少年了,品相都不错,谢小姐要是赏脸,那就80元一片给你1000片吧!”

    阿彪一看,一顿饭功夫,老金就做了一笔这么大的生意,至少挣了一万多,他可不想让老金一人吃了独食。

    “我这里有三国一、水浒一,还有壁画一,都是原封整盒的,品相嘎嘎的,三国一18,水浒一16,壁画一19,各能提供50盒,不知高大哥和谢小姐有没有兴趣?”

    直觉告诉高天放,今天的饭没有白吃,今天的酒没有白喝,今天的收获大得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1987年和1988年是国家发行邮票最受欢迎的两个年份,出了不少好品种,其中最好的品种当属以上三种小型张,1987年出了“水浒第一组”小型张和“敦煌壁画第一组”小型张,1988年出了“三国演义第一组”小型张,题材和设计都出众,又是第一组,系列的龙头,所以问世之初,就备受关注,一直处于慢牛上升的通道,直到1991年3月。

    高天放和谢玲玲都心里明白,这批原始筹码到手,胜算已有八成。看来这次让谢玲玲出马是一招好棋。漂亮的女人在生意场上往往有一种特殊的气场,它能杀敌于无形,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一笔,大约26万多,阿彪净挣3万,比老金多一倍。在那个年代,一般工人的月工资不过300块,邮票和邮资片却可以点石成金,难怪后来吸引了那么多人前赴后继,飞蛾扑火,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谢谢两位大哥成全小妹,小妹先干为敬!”

    交易该谢幕了,谢玲玲心满意足,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从随身携带的LV包里拿出两叠百元现金,一手一叠,分别交给黄和金,说好是定金,明天到市场上再交割,一手钱一手货。

    1991年以前,邮市上没有什么有钱人,大家都是半斤八两的没有本钱,只能靠着滚雪球,一点一点地积攒资金。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什么变化,邮商们也基本上是充耳不闻,南方客的这次全面出击,给邮商们,尤其是阿彪和老金这样的,有一定资历和实力的邮商,上了生动的一课。阿彪和老金后来才发现,与高天放和谢玲玲比起来,他哥俩挣的利润,不过是个零头而已。当然,这个学费也没有白交,邮商毕竟脑子好使,终有一天,他们也举一反三,联手造势,将失去的又统统拿了回来。

    高天放和谢玲玲回到宾馆,按捺不住地兴奋,彼此用身体好好庆祝了一番,他们彷佛从身体深处一阵一阵涌上来的高潮里,看到了邮市的高潮。


来源:中邮网www.e1988.com
作者:李国庆
上一篇:大邮商-3.月坛邮市的前史
下一篇:大邮商-5.煎饼果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邮网网站无关,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中邮网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本文仅供参考。
  •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  
        购物指南
          注册开户
          购物步骤
          查找商品
          缺货/求购登记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支付宝支付
          银行卡汇款
          货到付款
          Yeepay在线支付
        物流配送
          公司自取
          加急送
          同城快递
          异地快递
          特快专递(EMS)
        聚时惠说明
          关于聚时惠
          聚时惠流程
          收货事宜
          常见问题
        保障服务
          诚信保障
          7天退换货
          全部保真
        关于我们
          中邮动态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收购业务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北京光辉岁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中邮网 2004-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204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1872-1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757号    经营流通人民币许可证:2010-020
    产品支持:中国人民银行 | 中国金币总公司 | 国家邮政集团 | 中国集邮总公司 | 中华集邮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