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资讯 > 大邮商连载 > 大邮商第一部

大邮商-6.出租司机

发布时间:2011-9-22点击率:7531字体大小:
标签:大邮商  







六:出租司机






    牛市不用交学费,但是需要交路费。

    月坛公园在北京的西城区,门口的公交车并不太多,而对于外地人来说,每天找路问路都是一个问题。这些从全国各地四面八方汇聚到京城的投资客们,都是一些口袋里有个三瓜两枣的主儿,出门为了方便,一般是要叫个出租车的。

    京城的出租车很有意思,北京虽然是首都,是首善之区,经济文化各方面在全国都是领跑的角色,但是就恰恰在出租车上面不肯花钱,迟迟不肯升级换代,即使在90年代初,还是黄色的面包车满街跑。这种车档次很低,跑起来忽忽悠悠,速度不能太快,转弯不能过猛,否则就是生命之虞。但是这种车也有它的优点,一是宽敞,能上一帮人,二是便宜,起步10块钱,要跑10公里才走字。当时北京的出租车除了这个,还有夏利,同样10块钱起步,却是3公里跳字,你看路边往往乘客一招手,有时候哗啦啦能同时停下好几辆出租车,黄面包是最受欢迎的,所以开面包车的和开夏利的往往是互相仇视,势如水火。

    程路就是这样一个开面包的出租车司机。

    开出租的,属于收入稳定人群,旱涝保收,但也没有大钱挣。程路是那种生性乐观,对生活没有什么太多追求的人,每天风里来雨里去,费的是时间,挣的是辛苦钱。1991年对他来说,是人生中的一个分水岭。这一年,他成了家,有了娃,作为男人,程路猛然间觉得肩头的单子更重了。

    1991年以前,开出租车的绝对是一个不错的职业,你想呀,当时在外企,一个月不过一千冒点头,而开出租,每月比这还多。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行各业的工资水平都在大幅提高,偏偏开出租的收入还是原地踏步,渐渐地,开出租的原本处于社会的中上层,现在一下子跐溜到中下层去了。

    思路决定出路,而思路往往是聊出来的。说来也巧,高天放他们一顿狂撮猛侃的时候,程路这一天也恰巧在场。或许是因为高天放他们音量太大,或许也因为谢玲玲太过风骚,出语如同黄莺之出谷,是个男人都会为之侧目的。程路原本是对邮票一窍不通,也丝毫没有兴趣,邮票与他的人生,原本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交点,通俗的说,就是你走你的过街天桥,我走我的地下通道。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他经常会碰到乘客要来月坛公园,这些乘客一路上就是不厌其烦地讨论邮票与金钱的关系,似乎邮票就是点金石,月坛公园就是传说中的藏宝窟。今天谁谁赚大发了,明天某某品种涨疯了,信息被层层叠加,压成薄片,捻成细线,钻进程路的耳朵,生了根,发了芽,开出花,就等结出果了。俗语云,三人成虎。程路听的多了,耳朵差不多也生出一层厚茧来,难免要凭空多长出个心眼去。不信都难,那就是,买邮票一定能快速致富。

    这年头,一旦听说谁快速致富了,那是好事行千里,就像长了翅膀。程路经常拉这样的客人到月坛公园,一路上,他也经常参加讨论,交流信息,因为他把昨天听到的新闻告诉今天的客人,再把今天听到的消息传递给明天的客人,他这里彷佛成了信息的集散中心。这样一来二往,他成了一帮邮商的朋友,跟他们厮混得倍儿熟,加上他家就住在南礼士路,离月坛公园也不远,所以一到晚上,他收了活,就直奔公园东门那一带跟一帮邮商会合,找个小饭馆搓一顿。一般几瓶啤酒下肚,就开始天南海北地瞎聊呗,阶层不同,地位不同,人生的境遇不同,能聊出来的话题,那是三天三夜也聊不完的。程路也就是这样一个小市民,也乐得享受这样只属于普通市井的生活条件,不算小资,但是安逸,有时候还觉得挺美。听见高天放他们说话,也正是这么些天里的某一天。

    回到家,程路跟媳妇商量,想拿出积蓄买点邮票。北京的男人,在家里一般都是爷,说了算。第二天,程路没有出车,直接去银行取出了三万多存款,从公园的南门进了邮市。拉了这么长时间的客人,有不少客人就是邮市里的邮商,还跟他成了朋友,尽管交心的不多,好歹也算是酒肉的那种。程路很顺利地买到了他想买的品种,那就是小型张。

    与现在不同,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邮市里,小型张是绝对的主角,在历次的邮市狂潮中,小型张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小型张一般都是整盒的,从北京邮票厂出来时就点好数了,100张1盒,装在一个小纸盒里,或者100张1捆,装在一个小塑料袋里,都是密封好的。有经验的邮商,往往一掸眼,就能看出这个封口是原封的,还是后封的。在早期,小型张交易的时候,一般是不能打开封口的,尤其在炒作的时候,更是不能打开来点数。因为原封的价钱要比开封的价钱高出10%到20%,在炒作期间,交易量都是大宗的,10%可不是一个小数。可是,问题就很快出来了,对于经验丰富的邮商来说,鉴别封口真伪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对于刚踏进邮市的投资客来说,那无疑是一场灾难。

    程路是个聪明人,他买货找熟人。程路先在邮市上转一圈,把价钱摸熟了,才找他的朋友谈价。更聪明的做法还在后面。他买的品种是三国第一组小型张,1988年发行的,主题画面是“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这枚小型张在问世之初,由于设计精美,寓意也好,就很受集邮者的欢迎。面值3元,发行当天,在集邮公司门口就被炒到了12元,中间几起几落,到了1991年3月,价格大约在18元左右徘徊。

    这种小型张出厂就没有外壳,只是简单地100张1捆,上下各垫一小块纸板,用很细的塑料薄膜绳系上一个十字扣,然后放进一个塑料袋里面,用封口机封上。问题就出来这个封口上。这种封口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随便一个人,把封口打开,然后换个塑料袋,再用一条钢锯和一个打火机,不出一分钟,新的封口就出来了,至于里面做了什么手脚,是不是偷换了小型张,或是短了数,或是干脆换成了一叠白纸,外行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但是行家是能看出来的,这里面有诀窍,一是观察封口的纹路,从邮票厂出来的封口是用机器压的,流水线上下来的,封口很随意,有时还不太齐整,纹路的压花是特殊的,你用钢锯是模仿不出来的。越是齐整的封口就越有问题。

    二是瞅瞅塑料袋,一批塑料袋与另一批塑料袋是不一样的,厚薄不同,手感不同,透明度不同,纹路也不同,你把原来的塑料袋给整丢了,再整一个新的,那肯定不行。

    三是辨别捆扎小型张的细绳有没有问题,每盒与每盒的绳是否粗细一致,是否换过,还有就是垫小型张的纸板有没有什么异常,谁也没有本事隔着塑料袋就把绳和纸板给换了吧。

    四是观察整叠小型张的侧面花纹和纹理,100张彩色的画面叠加在一起,它的侧面是有特殊的花纹的,而不是简单的白。在邮票厂的切纸机上一刀切下去,纸张的切面是要产生纹路的,而这种纹路是连续的,斜着从上而下地贯穿整沓小型张的侧面的。如果纹路不连续,那肯定不是原盒。纹路是判断是否是原封原盒的重要依据。但是也有极少数小型张从厂子里出来就是拼盒的,100张数是足数的,可纹路对不上,上下分两截,这都需要经验,丰富的经验。

    别看我们说了这么多经验和办法,费了这么多笔墨和文字,所有这些繁琐的程序和步骤在职业邮商眼里,那就是一掸眼的功夫。

    这些都难不倒没有一丁点儿经验的程路。

    从东北来的洪哥,是他已经认识小半年的朋友了,一块儿喝过好几顿酒了。洪哥以前在东北,哈尔滨人,也就一般工人。东北是老的工业生产基地,工人出身的很多很多,国营企业的经济效益那是一年不如一年,单位工资是一拖再拖,迟迟发不下来,活人也不能让尿给憋死呀,洪哥很早就猫在哈尔滨集邮公司门口混饭吃了。今天切个小瓜,拼点小缝,明天走点后门,囤积点紧俏邮票,几年下来,也小有斩获。前几年,家里快揭不开锅的时候,老婆也跑了,带着孩子跟别的男人过日子去了,他成了鳏夫。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他索性带着全部家当,离开东北这块伤心地,1989年末就到了京城,在月坛邮市里支上个摊,专门经营小型张。

    论实力,他干不过阿彪。阿彪毕竟在道上混的时间比他久,家底比他也厚。但是东北人生性豪爽,热情好客,见谁都不觉得生分,做生意前先交朋友,价钱还比较公道,就是不黑,一年多下来,也笼络了不少回头客,因此他在人气上加了分,赢了阿彪。程路这次来,找的就是洪哥。

    两人已是很熟,废话也就少了许多。洪哥柜台里摆了不少“三国第一组”小型张,整盒的散张的,都有。程路不会装神弄鬼,拐弯抹角,直接就跟洪哥说,这点钱存在银行,利息微薄,不如投点资,也想挣点外快。生意人不会跟钱过不去,洪哥当然也就顺水推舟,适当推诿几句后,两人开始切入主题,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程路以每盒1780元的价钱,一次购进20盒“三国第一组”小型张。

    程路坚持让洪哥用报纸把这20盒小型张包好,再用黄胶带缠个严严实实的,然后由洪哥在上面用记号笔签上大名和购买日期,这种做法后来在邮市上很流行,这种包装一拆开,上面的字就没有了,这也是为了制约出货者当时在卖货时做什么手脚,同时又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购买者的利益。程路随便用一个布兜就把这20盒小型张装下了,他拎着这个沉甸甸的布兜,走在马路上,脚步都有点发飘,这个布兜承载着他的发财梦,这个布兜无疑就是他的全部。

    建仓者属于多头,他们希望市场从此牛起来,价格一路飙升,赚得盆满钵满。空仓者属于空头,手里的货都成了现金,现金才是重要的,他们希望市场掉头向下,价格一路狂跌,他们好有机会补仓。多头和空头的较量,这无疑就是一场赌博。




来源:中邮网www.e1988.com
作者:李国庆
上一篇:大邮商-5.煎饼果子
下一篇:大邮商-7.片蓝的故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邮网网站无关,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中邮网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本文仅供参考。
  •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  
        购物指南
          注册开户
          购物步骤
          查找商品
          缺货/求购登记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支付宝支付
          银行卡汇款
          货到付款
          Yeepay在线支付
        物流配送
          公司自取
          加急送
          同城快递
          异地快递
          特快专递(EMS)
        聚时惠说明
          关于聚时惠
          聚时惠流程
          收货事宜
          常见问题
        保障服务
          诚信保障
          7天退换货
          全部保真
        关于我们
          中邮动态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收购业务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北京光辉岁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中邮网 2004-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204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1872-1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757号    经营流通人民币许可证:2010-020
    产品支持:中国人民银行 | 中国金币总公司 | 国家邮政集团 | 中国集邮总公司 | 中华集邮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