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资讯 > 大邮商连载 > 大邮商第一部

大邮商-16.群雄逐鹿

发布时间:2012-5-25点击率:9306字体大小:
标签:大邮商  


十五 群雄逐鹿





    亚洲邮展之后,邮市行情的发展进入快行线,不仅邮票涨,而且流通纪念币和电话磁卡也涨,其间还出现了一种多年难得一见的宝贵的炒作题材"红军邮"。"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时间各个板块轮番上涨,邮市里也是热闹非凡。

    1996年7月前后,以北京、天津等北方城市为首,开始把目光瞄准流通纪念币。部分炒家从低档币入手,将10元的"宋庆龄"币和"宪法"币炒到20元以上,进而带动其它低档币全面攀升。在低档币的推动下,中档币也水涨船高,"新疆"、"内蒙古"、"广西"等品种的成交价在短短一个星期里就翻了一个跟头。作为特种纪念币的龙头,"熊猫"和"金丝猴"币更是一马当先,前者由30元涨至80元,后者由26元涨至70元。

    1996年8月前后,由于"红军邮"的试用期已满,国家决定不再继续下发部队使用,大批"红军邮"版票、折版票、半版票流入邮市,成为邮市热点。价格从每版200-300元飙升至700-800元。

    1996年9月前后,JP22"中银错片"继续大幅攀升,成交价接近4000元,围绕港澳台题材的邮品仍是热门,JP36"澳门基本法"开始启动,由1元涨至3.50元,JP13"台胞探亲"由8元涨到13元。

    1996年10月前后,邮电部"两销一盖"措施正式出台,使得1992年至1994年期间发行的小型张和部分版票浮上面值并开始受到炒家的关注。邮市渐入佳境,行情出现加速上涨,热点频出,票、张、封、片、币、卡全线飘红,各个板块轮番上涨,给人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纪念邮资片系列仍然是热中之热,有关港澳台题材的JP片一马当先,1993至1996年期间面市的新品种如"大亚湾"、"沿海"、"布达拉宫"、"孙中山"、"西安市变"等涨幅惊人。

    1996年11月初,传闻已久的中国集邮总公司邮票价目表终于出台,但是为时已晚,此时邮市的实际成交价已经远远高于国家结算价,后者失去了对邮市的指导和制约作用,因此在市场上没有引起多大反响。其中相距最悬殊的是近几年发行的JP片,如"香港基本法"和"澳门基本法"在价目表中注明的是10元和2元,而实际行情却是70元和20元。1993年以来发行的JP片,价目表中标注的大多是0.3元、0.5元,最高标出1.2元,而实际价格却是涨了5至10倍。

    这一阶段邮市大盘的主要特点是,场内各路主力资金开始占山为王,对自己相中的品种采取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办法,板块行情凸现,黑马品种此起彼伏。一会儿是东北人大肆宣传并炒作"中银错片",一会儿是北京大户钟情于"梅兰芳"和"周信芳"等TP特种邮资片和小本票,一会儿是港澳题材的邮资片十分受青睐,一会儿是风光片被人大量吸纳,一会儿又是上海人领炒流通纪念币,弄得邮人眼花缭乱,搅得中小散户六神无主。除此而外,受当时香港和澳门即将回归祖国的影响,港澳邮票似乎在一夜之间由"灰姑娘"变成了"白天鹅",尤其是近期刚面市的小型张,几个月前才10多元一枚,到了1996年11月底竟然飙升了20倍至30倍,每枚成交价高达200元至300元,当然只是在少数人手里传来传去,并没有真正分散消化到集邮者手中。

    1996年12月上旬,邮市上炒风越来越盛,投资者的期望值越来越高,胃口也越来越大。12月中旬,又赶上股市暴跌,大量两栖资金渗入邮市导致价格继续飙升,特别是编年小型张板块,原本低于面值且无人问津,现在都成了抢手货,成交价扶摇直上,几乎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如"三国(四)"、"桂花有齿"小型张已经涨到20元,"昭君"小型张也涨到15元。

    1996年12月下旬,近乎狂热的邮市大盘突然转向,向下调整了一个多月,且幅度很大,不少上涨较快的品种一下子下跌了20%至30%。行情出现回调,一方面是因为涨得太快、太猛,人的心理没有准备,高处不胜寒,担心被套牢,但是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人们担心政策会变,人们对1991年的邮市被关、邮人被赶、邮票被没收还记忆犹新。同时,在邮市周边,谣言四起,什么邮电部要加大新邮印量了,什么政府对邮市过热要行政干预了,什么某某邮市要被封了。一些媒体也开始发表一些不负责任的带有"左"的影子的言论,如"集邮的性质被异化了"、"邮市成了第二股市了"、"有些人是为了赚钱才集邮的",如此等等,弄得人心惶惶。

    高天放在北京的时候,郝温学却南下去了深圳。

    深圳的经济虽然很发达,有钱人也多,但是集邮的基础并不好,在邮票的交易规模上比北京上海差了很多。然而在1996年末,历史给了这座城市一次前所未有的机遇。

    香港回归在即,所有围绕香港和澳门的邮票都在疯涨,这还不够,英国政府在香港发行的邮票被热炒,葡萄牙政府在澳门发行的邮票也被热炒,这些邮票被炒家誉为"关门票",人为地制造了一个概念,而炒作就恰恰最需要一个明确的概念。前几年,香港和澳门邮票根本在内地鲜有人问津,内地收藏香港和澳门邮票的人很少,但是到了1996年下半年,情况突然变化,大家几乎是一夜之间,开始狂热地爱上了港澳邮票。港澳邮票本来的发行量就很小,在香港和澳门这两个弹丸之地还可以应付一下,如果内地人加入收藏队伍,立马粥多僧少,杯水车薪。你想呀,香港和澳门发行的邮票,一般发行量才几十万套,内地的新邮一般发行量在2000-3000万套,根本就不属于一个重量级的。如果再加上人为地炒作,那价格更是断了线的风筝,没有人能控制得住。

    郝温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深圳。深圳是香港进入内地的南大门,所有的香港和澳门邮票都会从这里集散,再分流到广州、上海、北京等地。这段时间,北京的港澳邮票已经严重供不应求,郝温学不得不直接杀到源头来寻找货源,当然也是在寻找合作伙伴。在共同利益的趋势下,郝温学很快就结识了当地的几位邮商,这些邮商大多与香港的邮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郝温学一时半会是进不去香港的,只能跟这些邮商打交道,从他们手里进货,然后发回北京月坛邮市,他媳妇儿在北京替他看着摊。

    郝温学在深圳出手大方,交友甚广,不久就与深圳,还有从香港进来的几个邮商混得极熟。郝温学的进货方法比较特别,他是谁也不得罪,谁的货他都买一点,明知价格高的,他就少买一点,遇到价格便宜的,他就大批吃进,所以在深圳人缘很好。深圳的这帮邮商里面,他最熟悉的一个,叫陈金武,人们习惯称呼他小武。家在广州,在广州的人民公园邮市有一个摊位,平时也是老婆打理,因为港澳邮票行情见涨,他也暂时栖身在深圳。陈金武有一个哥叫陈金文,住在香港,在香港旺角钵兰街邮市有一个包房,经营香港邮票,也经营一些零星的大陆邮票

    香港邮市有一两家,一家在港岛上环,一家在新界旺角。钵兰街,香港的红灯区,旺角,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这里却有这样一家邮票市场,历史悠久,在一个破旧的楼里,从一层到四层,分成很多间小包房,一间就是一家邮票社,交易都很清淡,但是从1996年开始,生意一下子就火了起来。内地的需求就是巨大的引擎。大量的香港和澳门邮票源源不断地从这里打包发往深圳,再通过深圳的代理商分流到了全国各地。除了香港和澳门邮票,大陆以前发行的邮票,现在也是价格暴涨,所以自然也从这里往内地流动。

    陈金武的哥陈金文有香港居民身份证,来往内地十分方便,对两地的邮票行情也是了如指掌,这个条件真是得天独厚。他每次接到陈金武的指令,就开始在钵兰街邮市里寻找货源,内地现在最热的当属"港牛"、"经典七"、"经典八"和"经典九"等小型张,经常是没等从香港进到深圳,北京的价格就涨了一倍。郝温学下手果断,每笔交易都跟陈金武事先打了定金,价钱也是不错的价钱,陈金武没有任何理由不交货。这些香港小型张都是回归之前由港英政府发行的,面值是旧港币,一旦过了7月1日的大限,就不能再使用了,可是人们都炒得极其疯狂了,谁还在意这些,价格从一出来的10元左右,爆炒到30-40元一枚,后来就惨了,跌到几毛钱一枚都没人要。

    由于成交价格的剧烈暴涨或者暴跌,邮市也从此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那就是邮票期货。这种期货跟真正的商品期货原理基本相同,功能也一样,都是为了规避远期交割的风险。货还在香港,郝温学跟陈金武就下了定金,不多一会儿,这笔香港邮票在北京也就很快由他的老婆收了下家的定金,中间无论价格是涨还是跌,都要按照事先约定的价格成交。郝温学即便是还没有见到实物,交易其实在北京已经完成,就等着见货交割了。如果遇到意外,比如被海关截获了,或是上家反悔了,定金就一级没收一级的,谁违约,谁掏定金。被海关截获的概率要比上家反悔的概率低得多。往往是反悔只损失1万定金,却能多卖出十几万。反悔的情况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定金就要越收越高。

    郝温学在深圳呆了一个月,有点呆不住了,行情是越来越疯狂,深圳这里的邮商也都拎着整箱的现金直奔广州、上海和北京去了。深圳的邮市只剩下一些娘们在守摊,男人们都出远门了。

    1997年1月底,邮市大盘在充分逼空的条件下开始重新启动,这一急跌之后再拉高,势头更猛。进月坛邮市有两道门,一是进月坛公园要排队买票,二是进月坛邮市还要排队买票,等好不容易进了邮市,更要不知疲倦地往里挤,有时候挤上半个小时也不过走了10米路。一到双休日,每天客流量超过3万人,有些人嫌排队麻烦,怕耽误时间,一买门票就是一叠,好几十张,留着慢慢使用。

    往年春节闭市,市场上都没人了,现在倒好,一些投资者也不离开,天天围着月坛公园散步,遇见熟人就开聊,话题无外乎就是邮票行情,什么涨了,谁谁发了。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兴奋,像是中了六合彩,北京的二月天,哈气成霜,真的很冷,但是行情太火了,人们似乎忘记了寒冷,神情过于专注的时候,都敢在腊月天里掳起袖子来跟你神侃。

    投资者甲:"知道不?鸡版都八千了!"

    投资者乙"什么八千?老黄历了,三十闭市那天,我在呢,郝温学他家卖的鸡版,九千了,被人一枪切走20版。"

    投资者丙似乎一脸的佩服:"那你觉得'浦东'张和'壁画'张还能涨吗?现在都45和50了呀!"

    投资者甲有点不屑:"什么叫'能涨吗',那是一定的,肯定歇不了!你们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浦东'张我能看到一百!"

    众皆惊讶,但是都纷纷支持,因为这帮人,谁手里没押着点货呢!

    "是呀,就连去年的垃圾版票都干到面值以上了,我最看好今年的牛版!"

    "牛版是不错,但是绝对斗不过鸡本,你信吗?"

    "鸡本什么价呀?现在!"

    "散鸡五百吧,整包的还要高!"

    "鸡本不贵,我前些天买的'紫貂'本还二百一本呢!"

    "我就看好小本票,刘子辉编的《京沪邮讯》上不是说,'白暨豚'五拼图能干到一万嘛!"

    "什么一万,我看一万是刚起步!"

    "可是刘国强说,特种片好呀,他说梅兰芳能到一百,这不,就真到一百了,神了嘿!"

    "梅兰芳片指定干不过梅兰芳卡,田村卡多火呀,你看金老五他们家,那肯定发大了!"

    "是吗?梅兰芳田村卡现在什么行市?"

    "散的2000吧,整条的怎么也要2500吧!"

    "'茶文化'我看好!"

    "'豆腐节'也不错呀!"

    "听说金老五背后有靠山,一广东人,在他摊上砸了一个亿呢!"

    "瞎吹吧?一个亿,还不把田村卡炒上天去!"

    "可不是瞎吹!上个礼拜天,有人看见他俩一起进了权金城,错不了!"

    "听说还有一个女的跟着!那腰扭的!"





(下期预告:逃之夭夭)



 【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文作者:中邮网 www.e1988.com 李国庆】

作者:李国庆
上一篇:大邮商-15.红军邮和田村卡(下)
下一篇:大邮商-17.逃之夭夭(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邮网网站无关,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中邮网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本文仅供参考。
  •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  
        购物指南
          注册开户
          购物步骤
          查找商品
          缺货/求购登记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支付宝支付
          银行卡汇款
          货到付款
          Yeepay在线支付
        物流配送
          公司自取
          加急送
          同城快递
          异地快递
          特快专递(EMS)
        聚时惠说明
          关于聚时惠
          聚时惠流程
          收货事宜
          常见问题
        保障服务
          诚信保障
          7天退换货
          全部保真
        关于我们
          中邮动态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收购业务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北京光辉岁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中邮网 2004-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204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1872-1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757号    经营流通人民币许可证:2010-020
    产品支持:中国人民银行 | 中国金币总公司 | 国家邮政集团 | 中国集邮总公司 | 中华集邮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