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资讯 > 收藏资讯 > 收藏趣闻

海昏侯墓发掘即将收尾,墓主人基本确定汉废帝(震撼文物,沧桑历史)

发布时间:2015-12-28点击率:9179字体大小:
标签:海昏侯墓发掘即将收尾,墓主人基本确定汉废帝(震撼文物,沧桑历史)  


编前语
自2011年开始考古发掘至今,海昏侯墓中共出土了一万多件文物,其中简牍、编钟、编磬、雁鱼灯、孔子屏风、10余吨五铢钱等都已引起外界极大关注。
参与此次考古发掘的专家组如此评价这座大墓:“如此完整的西汉列侯等级墓葬,在中国考古学史上属首次发现,对于研究西汉列侯丧葬制度价值巨大。从目前来看,海昏侯已经基本达到了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所要求的标准。”
构成专家组的是来自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北京大学、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机构的学者。这次考古发掘也是继长沙马王堆、广州南越王墓之后,国家文物局第三次从全国调集一流专家到现场指挥、参与。

12月15日上午,考古工作者开启主棺

最新发现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于12月15日上午开启主棺清理工作。由于文物叠加情况复杂,为最大限度地保护棺内文物,专家更倾向于在顶板揭取后,将主棺整体套取进行实验室考古。如果整棺套取,套取重量或超10吨。
海昏侯墓大印上刻“大刘信印”,指明墓主的皇室宗亲身份。


   此印玉质、龟钮。应劭《汉官仪》载:诸侯王,黄金玺,橐驼钮。列侯乃至丞相、太尉与三公、前后左右将军,黄金印龟钮。中二千石,银印龟钮。龟钮在汉代官印中较为常见。

除了这方大印以外,主棺清理首日,还有以下看点。

【看点一】夹层中或有文物

古代棺柩为六面体结构。专家称,一般棺柩两侧和前后都会有棺帐,也称之为荒帷。新华网记者报道称,发掘现场,考古队员正在揭取顶层疑似为荒帷盖的木板,但现场进展缓慢。

“这是两方面因素造成的。一是木板面积较大,约5.5平方米,整体提取难度较大;二是荒帷盖下紧贴着棺盖,两者黏合度较高,且夹层中可能还有其它文物,担心对这些文物造成损害。”海昏侯墓考古专家组副组长、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仲立表示。

【看点二】出土三把金丝缠绕的玉具剑

在主棺上方,考古队员还发现了三把金丝缠绕的玉具剑,制作工艺精湛,金丝缠绕的部分为剑鞘部位。关于这些玉具剑,目前有两种说法。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认为:“一般来说,墓室中发现的剑为墓主人生前使用过的,但这几把不是。推测是安葬墓主时最后放置进去的,为了表示一种礼仪的完成。”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军推测,金丝缠绕是为了显示剑主人身份的重要性,有可能是墓主生前朝见皇帝时佩戴的。

徐长青还指出,按照古代葬制,主棺周围应该还布置有帷帐、荒帷、帛画等丝织品,以模仿墓主生前的居室。“目前已被证实的是帷帐。在荒帷盖上方,发现了三枚等距离排放的龙形金属挂钩。此外,帷帐的下方应该还挂有能叮当作响的金属饰物。”

【看点三】再现玉璧,引发三种猜测

此前,在主棺南面出土了大量玉片、玉饰。而在主棺清理的首日,记者又在主棺的边缘位置发现了一枚“半遮面”的玉璧。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组长、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认为,这是一枚涡纹玉璧,其用途可能有三种:一是从主棺中漏出来的,古人安葬时往往在尸身前后周围铺满玉璧;二是主棺的内侧镶嵌的装饰;三则可能是帷帐上面悬挂的玉璧。

南昌西汉大墓出土其中一枚葡萄大小的琥珀,两端钻有微孔,两个小孔对齐贯串,考古人员猜测这可能是用于挂饰,更让人惊讶的是琥珀中还有昆虫,属于珍贵的虫珀。(来源:澎湃新闻)


文物展示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历时5年的发掘,一件件文物“重见天日”,海昏侯当年的日常生活也从这一件件的文物中得以体现。


玉神兽


白玉鸡心佩


玉剑具等


玉组佩
史海钩沉

辛德勇:鄱阳湖畔的海昏侯为何只做了27天皇帝

 

11月4日,江西省委宣传部和江西省文化厅、省文物局等单位召开会议,由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出面,首次正式对外公布了所谓西汉海昏侯墓葬的阶段性考古发掘成果。这座位于鄱阳湖畔的墓葬,保存基本完好,发现的古代器物,数量惊人,不仅是首次发现的各项要素齐备的西汉列侯墓园,而且还有数以千计的竹简和近百版木牍,对于西汉历史研究来说,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

目前主椁室尚未打开,发掘者出于慎重,还没有最后确定墓主人的身份,但根据墓中出土有“昌邑九年造”云云铭文漆器的情况来判断,墓主人属第一代海昏侯亦即故昌邑王刘贺的可能性非常大。

南昌海昏侯墓葬中出土的“昌邑九年造”漆器

《光明日报》在11月5日刊发的报道(胡晓军《掀起西汉列侯的面纱——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纪实》)中,称“刘贺被拥立为帝,但因荒淫无度、不能保社稷而被废”,这显然是在沿袭《汉书》本传的说法。

真实的刘贺,其被立为帝与被废为王,乃至再被降黜为海昏侯,都与这一说法存在很大差距。在等待考古工作者进一步发掘,并切实证明墓主人的身份之前,我们不妨在这里姑且谈谈刘贺一生的主要经历。

在位仅仅27天的短命皇帝
真实的刘贺,其被立为帝与被废为王,乃至再被降黜为海昏侯,都与这一说法存在很大差距。在等待考古工作者进一步发掘,并切实证明墓主人的身份之前,我们不妨在这里姑且谈谈刘贺一生的主要经历。

青铜镜


出土的马蹄金和金饼


瓷罐
刘贺的生平,主要见于《汉书》的《武五子传》。他的父亲刘髆,是深受汉武帝刘彻宠爱的李夫人所生。刘贺继承父位,被立为昌邑王。这次在南昌海昏侯墓葬中出土的“昌邑九年造”漆器,即应制作于其初立九年之际(据报道,另有一件带有“昌邑十一年”铭文的漆器)。刘贺被册立为昌邑王十三年后,赶上昭帝去世。在霍光的主持下,朝臣迎立刘贺,继承大汉王朝的帝位。但仅仅即位二十七天之后,就以“行淫乱”的罪名,废除其帝位,赐归故国。至宣帝元康三年四月,宣帝下诏,降封为海昏侯,移居豫章郡。四年后的神爵三年,又“坐故行淫辟,不得置后”。逮元帝即位之后,始在初元三年,复封贺子代宗为海昏侯,传子至孙,直至东汉时期。

刘贺被霍光统领群臣拥立,登上帝位,本来是出于霍光操纵朝政的需要。汉武帝去世之后,霍光通过种种阴谋手段,逐个清除了本来一同顾命朝政的桑弘羊、上官桀等人,达到了独揽权柄的目的。但傀儡皇帝汉昭帝年仅二十二岁就离世而去,却给他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

昭帝没有子嗣继承皇位,新皇帝就应该从他的兄弟当中甄选。当时“武帝六男独有广陵王胥在,群臣议所立,咸持广陵王”,但广陵王刘胥早已长大成人,霍光对他颇为忌惮,于是,他改而选择了昌邑王刘贺。根据相关情况推测,霍光改用昌邑王刘贺,大概是基于如下几点考虑:第一,刘贺是武帝的孙子,辈分比刘胥低,更便于利用外孙女上官太后的名义来加以弹压。第二,刘贺当年还不到二十岁,政治经验很浅,比较容易控制。第三,从《汉书》记述的一系列行为举止来看,刘贺的神智肯定不够十分健全,至少不是很有韬略,霍光当然会觉得像这样的人会更好掌控一些。


铜鼎


铜火锅
然而问题也就出在刘贺的神智不够十分健全上。刘贺从进京的路上开始,直到进入未央宫领受皇帝玺绶之后,做出了一系列奇奇怪怪的举动,但都只是生活琐事,完全符合他“清狂童騃”的神智状态和“动作无节”的行为特征。

按理说,这些都是霍光意料之中的事情,也应该是他暗中得意的事情。可是,在刘贺登上皇帝御座仅仅二十七天之后,霍光却举述他一系列失于检点的生活琐事,冠以“行昏乱、危社稷”的罪状,动用上官皇太后的名义,将其废归故国。假如昌邑王的行为,确实已经危及社稷,理应举朝上下,尽人皆知,霍光宣布这一决定时,人们自宜平静接受。然而,当时的实际情况,却是“群臣皆惊愕失色”,显示出并没有相应的征兆,其间必有隐情。清人方濬颐曾就此质疑说:“昌邑受玺才二十七日,而连名奏书所陈罪状累累,信乎否乎?”

海昏侯墓所在的观西村

“假皇帝想当真皇帝”
其实这一事件的真相,并不难揭示,从昌邑王刘贺和霍光这两方面都能够找到清楚的线索。在独揽朝政多年之后,霍光遣人迎立昌邑王的意图,当时冷眼旁观者都一清二楚。在昌邑王入京时,其王府中尉王吉即特地上书,恺切陈情,非常明确地告诫昌邑王,他的身份,只是霍光选择的傀儡,故即位后只能像昭帝一样“垂拱南面”而“慎毋有所发”,绝不能触动霍光的权柄。

孰知昌邑王刘贺并未能依言行事,竟然头脑发热,真的做起皇帝来了。在废黜皇位时,霍光数算其罪过,云昌邑王“受玺以来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节诏诸官署征发,凡千一百二十七事”,特别是刘贺已经着手调整宫廷禁卫兵马,诏命“王相安乐迁长乐卫尉”,亦即掌管太后寝宫长乐宫的戍卫,这是控制上官太后言行举止乃至生命安危的紧要职位,霍光对此当然已经忍无可忍,废黜其位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蒸馏器


海昏侯墓出土的当卢


海昏侯墓出土的铜豆形灯

刘贺从封国带到京城有旧臣二百余人,他们大多都被霍光判以“亡辅导之谊,陷王于恶”的罪名,悉数诛杀。这批人临刑前号呼市中,连连大叫“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两句痛惜不已的哀叹,清楚反映出昌邑王登基之后,面对霍光统揽朝政的局面,这些人已经谋划采取行动,清除霍光。无奈霍光已经严密控制朝廷多年,宫禁内外,多有耳目,对此必定有所风闻,从而迫使霍光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抢先下手,废除昌邑王刚刚得到的皇位。

在霍光这一方面,《汉书》记载其谋划废立皇帝事经过云:光忧懑,独以问所亲故吏大司农田延年。延年曰:“将军为国柱石,审此人不可,何不建白太后,更选贤而立之。”光曰:“今欲如是,于古尝有此否?”延年曰:“伊尹相殷,废太甲以安宗庙,后世称其忠。将军若能行此,亦汉之伊尹也。”光乃引延年给事中,阴与车骑将军张安世图计。(《汉书》卷六八《霍光传》)

密室阴谋擘划停当之后,这场政变大戏,也就粉墨登场了:(霍光)遂召丞相、御史、将军、列侯、中二千石、大夫、博士会议未央宫。光曰:“昌邑王行昏乱,恐危社稷,如何?”群臣皆惊鄂失色,莫敢发言,但唯唯而已。田延年前,离席按剑,曰:“先帝属将军以幼孤,寄将军以天下,以将军忠贤能安刘氏也。今群下鼎沸,社稷将倾,且汉之传谥常为孝者,以长有天下,令宗庙血食也。如令汉家绝祀,将军虽死,何面目见先帝于地下乎?今日之议,不得旋踵。群臣后应者,臣请剑斩之。”光谢曰:“九卿责光是也。天下匈匈不安,光当受难。”于是议者皆叩头,曰:“万姓之命在于将军,唯大将军令。”光即与群臣俱见白太后,具陈昌邑王不可以承宗庙状。(《汉书》卷六八《霍光传》)

此情此景,今日读来,依然寒气逼人;而且就连霍光本人,在数年之后,忆及当时“震动朝廷”的情景,尚且“举手自抚心曰:‘使我至今病悸。’”

海昏侯墓出土的编钟


海昏侯墓出土的编钟底座


海昏侯墓出土的铜滴漏
如何从废帝成为海昏侯
霍光发动政变赶走昌邑王之后,依然需要扶持一位刘姓皇帝,因“广陵王已前不用,及燕刺王反诛,其子不在议中。近亲唯有卫太子孙号皇曾孙在民间,咸称述焉”,于是选定了皇曾孙病已,这也就是后来的汉宣帝。与昌邑王相比,新皇帝的辈分又降低一辈,年龄则仍大致相当,对于霍光来说,这显然更有利于施展上官太后的权威,来帮助他控制朝政,而宣帝长养民间,岳父许广汉亦不过是一受刑宦者,没有政治势力作根基,同样也更容易摆布,此即清人恽敬在分析宣帝得以入主大统的原因时所说:“光惩于此(德勇案,指上节所述‘昌邑群臣谋光’事),故立宣帝,以起侧微,无从官及强婣亲为党也。”近人吕思勉在研究昭宣之际史事时,也得出了同样结论,以为“昌邑以亲藩邸旧臣败,(霍)光未尝不惩其事,宣帝起匹夫,则无辅之者矣”。从表面上看,似乎很容易再重新造就一个合乎霍家理想的傀儡皇帝。

然而,霍光及其家人党羽,都大大低估了宣帝的能力。汉宣帝自幼饱经磨难,与生长于皇宫王室而不知世事的昭帝、昌邑王完全不同,能够更为理智地审时度势,从大处着眼,妥善处理好和霍光及其党羽的关系。宣帝“自在民间闻知霍氏尊盛日久”,早有思想准备,十分清楚面对这种局面,轻举妄动,只能重蹈昌邑王覆辙。他需要做的事情,只是耐心等待时机,故史称“时大将军霍光辅政,上共(恭)己正南面,非宗庙之祀不出”。

在痛苦的忍耐中又度过六年之后,直到所谓地节二年(实际上当时行用的年号是本始六年)三月,汉宣帝终于熬到了出头的日子:这时霍光死掉了。从这一年五月起,宣帝开始“亲政”亦即直接处理朝廷日常政务了。接下来,汉宣帝用很老辣的手腕,在以隆重的礼节厚葬霍光的同时,寻找时机,一举彻底清除了霍家的势力。

被废除帝位之后返归故国的刘贺,位置颇有些微妙。《汉书》本传记载霍光以上官皇后的名义,“赐汤沐邑二千户(《汉书•诸侯王表》说是‘三千户’,未详孰是),故王家财物皆与贺。……国初,为山阳郡”。汉宣帝登基后,派遣山阳太守张敞去察看昌邑王的动向,张敞汇报情况时也称刘贺为“故昌邑王”,而且是“居故宫”,后来赐封为海昏侯时也称“其封故昌邑王”云云。区区两千户汤沐邑尚不及后来所封海昏侯之“食邑四千户”,加之“故昌邑王”等说法,都表明刘贺在被废除帝位之后,一直没有其他爵位,只是故王和废帝而已。

明确这一点可以知道,汉宣帝在元康三年将刘贺赐封为海昏侯,实际上是要给这段历史一个了结,而刘贺到豫章后之所以还会有这么厚重的陪葬,显然与刘贺初被废黜帝位时仍能继续保留有“故王家财物”具有直接关系,海昏侯墓中出土的那件“昌邑九年造”漆器,就是其中之一。

海昏侯墓出土的青铜剑


海昏侯墓出土的雁鱼灯


海昏侯墓遗址发掘现场的铜钱

上一篇:新中国第一套股票诞生记:设计者获600元稿费
下一篇:郑州井盖变古钱 市民:这是要捡钱的节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邮网网站无关,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中邮网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本文仅供参考。
  •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  
        购物指南
          注册开户
          购物步骤
          查找商品
          缺货/求购登记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支付宝支付
          银行卡汇款
          货到付款
          Yeepay在线支付
        物流配送
          公司自取
          加急送
          同城快递
          异地快递
          特快专递(EMS)
        聚时惠说明
          关于聚时惠
          聚时惠流程
          收货事宜
          常见问题
        保障服务
          诚信保障
          7天退换货
          全部保真
        关于我们
          中邮动态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收购业务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北京光辉岁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中邮网 2004-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204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1872-1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757号    经营流通人民币许可证:2010-020
    产品支持:中国人民银行 | 中国金币总公司 | 国家邮政集团 | 中国集邮总公司 | 中华集邮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