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资讯 > 大邮商连载 > 大邮商第一部

大邮商-8.疯狂的代价

发布时间:2011-9-22点击率:8173字体大小:
标签:大邮商  


八、疯狂的代价











    从1991年6月初至9月下旬近四个月的时间里,全国各地的邮票市场在大的、小的、明的、暗的、职业的、业余的各路炒邮者的积极参与下,邮票价格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失去控制。

    1991年邮票市场的涨势,并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清的,它涨势猛烈、涨幅惊人、涨速飞快,犹如突如其来的一道龙卷风,搅得本不安宁的邮票市场天昏地暗,搅得集邮者和投资者六神无主。邮票价格的变化之快,用“一日三涨”来概括毫不为过,那段时间里,只要有半天不去邮票市场转转,所有邮票的价格就会变得陌生了。

    从6月初开始,邮票市场突然加剧升温,整个邮市就如同一口下面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大铁锅,所有品种,包括小型张、纪念邮资封片、低档版票特别是生肖版票的价格全面暴涨。而每次邮市高潮到来的标志必然是从近期发行的小型张的暴涨开始的。

    到了6月25日,这天上午,“杜鹃花”邮票和小型张在云南昆明工人文化宫举行首发式,当集邮爱好者围住设计者请求签名时,距离文化宫几百米外的昆明邮票市场上,成封成封的“杜鹃花”小型张正在被邮票贩子们暴炒。这枚小型张面值5元,面市当天即卖到10元,在全国其他城市的邮市上,发行当天甚至能卖到12元,翻了一番多。以“杜鹃花”小型张的发行为标志,邮票市场全面进入高潮。

    1991年7月的一天,昆明市巡津街邮市里忽然来了几个操上海口音的年轻人,他们随身携带的密码箱里大约装有20万元现金,一到邮市即竖起两块牌子,一块上写着“大量收购杜鹃花版票,每版600元。同时收购小型张,数量越多,价格从优。”,另一块上写着“收购各类纪念邮资封片”。在充裕资金和高价收购的情况下,他们很快满载而归。进入8月下旬,距离发行日仅两个月的“杜鹃花”小型张已升至3500元1盒,是面值的7倍。

    到了7、8月份的盛夏时节,邮票市场已经渐入佳境,陷于疯狂,其中以80年代末90年代初形成的“四大邮市”为最。

    北京月坛邮市,平日里一般只售几百张门票,到了6月份每天上升为两三千张,7、8月份猛增至六七千张,每逢节假日,可达一万多张。人们就象潮水一般涌进月坛公园,邮市面积实在容纳不下,只好又临时扩展了一倍的营业面积,但是仍然跟不上来自全国各地邮商对摊位的需求和人流增加的速度,并留下不少治安的隐患。

    此时在上海太原路邮市,也是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由于邮票价格上涨过快,挣钱过于容易,市场内的摊位租金也水涨船高,官方定价几十元,黑市已被炒至数千元一个,而且买到买不到还要看运气好坏。

    广州人民公园邮市更是聚集着来自境内外的各路炒家精英,有北方人、有南方人,南腔北调,并不时能看到港台邮商的身影混杂其间。

    成都署袜街邮市是四大邮市中唯一一个不在公园内的邮市,它是由相互交叉的四条狭窄的马路组成,在这次邮市疯潮中每天也聚集着数千人,只见人头攒动,密不透风,把南来北往的交通堵得死死的。

    1991年的民间邮票市场已经形成了以“四大邮市”为龙头的邮票市场体系,因此除了四大邮市外,在全国各大省会城市和其它大中城市如天津、沈阳、武汉、合肥、福州、杭州、兰州、贵州、乌鲁木齐、南宁、昆明、哈尔滨、南京、南昌等地的邮票市场上,以上种种情形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一时之间,在中国大地上久久回荡着一种声音:“走,逛邮市去!”,当时还有一句十分流行的口号,即是“存钱不如存邮票”,因为邮票的增值速度实在太惊人了,许多真的假的真假参半的炒邮暴富的传说就是在这个时候流传开来的。

    1991年的7月和8月是邮票价格上涨最为迅猛的时期,在一些投资者眼里,邮票价格就象中了魔法一样,每时每刻都在实现着巨额的利润。与6月初相比,低档小型张的价格几乎都连翻两番,即6月初只能卖到3元一枚的小型张,到了7月能卖到6元,到了8月则能卖到12元甚至更高。举例说明,就连面市以来市场表现一直不好的几种小型张也取得了骄人的战绩:1985年发行的“熊猫”小型张从3元一路涨至16元,1986年发行的“白鹤”从3元上升到17元,1989年发行的“孔子”从4元上涨至15元。在两个月内,它们的月平均增值率为200%,是同时期银行一年期利率(1991年4月21日以后的年利率为7.56%,月利率为0.63%)的300多倍。如此高额的利润率无疑象一块吸铁石一样强烈吸引着人们对邮票市场趋之若骛,孜孜以求。

    1991年的邮市疯潮是首次以炒作“板块”来实现最大增值率的,把具有相同或相似的邮票品种划归为一类,即现在所谓的“投资板块”说,跟股票是一样一样的。当时被疯狂炒作的主要包括以下四大板块,它们的上涨过程在时间上虽然有先有后,大致是小型张最先,生肖版票和邮资封片次之,低档版票最后,但是炒作过程中也常常犬牙交错,无法细分。

    先说说中低档小型张。小型张的投资价值在1985年和1988年的邮市高潮中已经被投资者发现和认同,但是在1991年的邮市疯潮中被发挥得淋漓尽致。例如,1990年9月21日发行的“盼盼”小型张和10月12日发行的“红佛”小型张,面值均为10元,当时只供应集邮协会的会员,由于面值较高,发行初期在邮市里乏人问津,转眼间到了1991年的7、8月,“盼盼”涨到150元/枚,“红佛”涨到130元/枚。还有与“盼盼”几乎同时发行的“亚运小版张”也从7元涨到45元。象这样1990年刚刚面市的小型张尚且如此表现,那么一些发行较早的小型张,其市价更是一日千里。

    郝温学这个时期还谈不上是小型张的幕后推手,因为资金实力还远远不够,但是他尝到了小型张的甜头是必然的。他将卖了“片蓝”的钱全部投进了小型张的伟大事业,收获是巨大的,手头的资金就想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想收手都难。他从老家带来的一大帮人都是他的眼线,被他放到月坛邮市的周边把守,任何一个关于小型张的进货和出货都跳不过他的情报系统。

    说来可笑,即便是在一个邮市里面,方圆不过几百米,价格也是千差万别的,“盼盼”在邮市东头141元叫卖,邮市西头却是有人正挂牌142元收购,一盒就是100元的差价。郝温学会在第一时间接到情报,便迅速布置人手,两头牵线,很快就成交了几盒,几百块到手,当时就甩给老乡一人50元,市场上都是这样的惯例,叫做“打醒儿”,就是给替自己出力的人赏钱,邮市的规矩是赏钱必须当时就给,不能拖。一拖心就凉,人心一凉,生意就黄,这是老理儿。

    旧时,古董生意开店的坐商,有人带了买家来,不管卖的钱多钱少,总要给介绍人留出十分之一的利市,叫“打醒儿”,这是老北京的俚语。除非来人不要,一般的都该留出一份恭敬送上,以求好的口碑,下回人有了生意还会想着你。

    郝温学每天就是这样在市场上快速挣钱的,别看利润不大,但是基本上不用本钱,只要有人手就行,每天下来也能挣个千儿八百的,有时赶上大笔的订单,一次拼缝儿就能上万。谁叫他郝温学赶上了邮市大发展的美好时代呢!

    郝温学除了喜欢小型张,还特别喜欢做生肖版票。因为小型张在邮市上经营的人数众多,很难确立霸主地位,阿彪经营小型张多年,也没有敢说怎地。

    生肖题材邮票在我国的邮票板块中自成一个单独的系列,它从1980年发行的猴票开始,至1991年初发行的羊票,恰好是出齐了12个品种即后来所谓的“一轮生肖”,这一轮生肖除了前几个品种如“猴”(415万)、“鸡”(931万)、“狗”(1411万)、“猪”(1276万)、“鼠”(2188万)发行量较少之外,以1985年发行的“牛”(9555万)为分界线,以后的发行量都超过1亿枚。尽管如此,由于生肖票在我国的集邮者中间有着十分广泛的群众基础,收集生肖版票的人数相当多,加上生肖版票的市场流通量巨大,这一点恰好符合炒作者对于“量”的要求,正因为有了“量”,才能炒得它天翻地覆。生肖版票在历次邮市高潮中均受人追捧,表现不俗。

    郝温学正是利用了这次机会,囤积了大批的生肖版票。除了猴票,其他品种都有很多成版甚至成包的存货。当然,猴票的存货也不能少了,库里的猴版总有两到三版的现货,至于方连和单枚的猴票,那就更多了,总之,先不论价格高低,谁来买猴票,他总能满足要求,久而久之,谁来邮市买猴,或者卖猴,都来找他姓郝的。就像来北京吃烤鸭,去天津吃包子一样,应该找谁家店,那都是有数的。郝温学也是月坛的一块金子招牌,郝温学在随后的几年中渐渐确立了他在邮市上“猴王”的地位。

    老金的全部心血自然是邮资封片了。在1991年以前,纪念邮资封(JF)系列和纪念邮资片(JP)系列并不被看好,是典型的“丑小鸭”,主要是因为收集它们的人数还不太多,加上当时它们的发行历史还不算长(邮资封始于1982年,邮资片始于1984年),系列的优势尚未完全体现出来,因此它们的市场价都非常低廉,如纪念邮资封里的两个“领头羊”JF1“纳米比亚日”、JF2“老龄大会”在1988年6月的市场价不过区区7元和8元,而在1988年10月,纪念邮资片中的优秀品种如JP1“奥运会”、JP2“中英声明”、JP6“区票展”的市场价不过4.50元、1.50元和1元。到了1989年3月,经过1988年底至1989年初的邮市高潮过后,JF1、JF2的市场价分别为17元和22元,JP1、JP2的市场价也稳步增至7元和2.50元。但是到了1990年“中银错片”的横空出世,使得它们忽然在一夜之间引起了广泛的兴趣。到了1991年的7、8月,丑小鸭已经变成白天鹅,受到各路炒家的密切关注,所有邮资封片立即行情看涨,身价陡增,在各地的邮市里成了抢手货。JF1和JF2一对的市场价涨至260元,JP1的市场价涨至70元,JP2的市场价涨至50元,JP6的市场价涨至70元。由此可见,纪念邮资封片的投资价值是在1991年的邮市疯潮中被首先认识到的,特别是纪念邮资片后来逐渐演变成为黄金投资板块,在后来的邮市涨跌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金老五这个时候终于乐了,他手里的邮资封片是最多的,打开库房,那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而且价格公道,品相完美,他的“片王”的地位进一步确立,无人撼动。

    高天放和谢玲玲手里的“片蓝”,每枚已经超过了1000元,他们在邮市最疯狂的时候悄悄放货,并从此杳如黄鹤。

    轮到中低档版票疯涨的时候,邮市行情也就势如鲁缟了。到了1991年的8、9月份,在小型张、生肖版票和纪念邮资封片的市价渐渐高企之后,在投资风险日增的同时,投资收益率反而下降,并且最为关键的一点是,由于反复易手和暂时沉淀,炒作需要的“量”被逐渐分散到个人手里,给庄家在短时间内迅速建仓带来一定困难,于是他们又开始把目光转移到中低档版票上。这里所谓的中低档版票是指1988年至1991年发行的一般单套票价格在2—10元之间的新邮,炒作中低档版票的形势与前几个板块相比,其市价的暴涨暴跌、瞬息万变更是惊心动魄,叫人欲罢不能,一般情况下,邮票市场的炒作之风蔓延到这一板块上,投资者就该警钟长鸣格外小心了,在其价格暴涨利润翻番的背后已经孕育着深刻的危机,新邮在邮票市场上的需求极度繁荣,在这种虚假繁荣的面纱之下掩盖的是大量的泡沫,它的出现是邮市走向全面崩溃的前兆。后来的事实业已证明,1991年邮市疯潮就是在疯狂炒作中低档版票之后不久“崩盘”的。

来源:中邮网www.e1988.com
作者:李国庆
上一篇:大邮商-7.片蓝的故事
下一篇:大邮商-9.大幕落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邮网网站无关,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中邮网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或内容。本文仅供参考。
  • 最新评论
  • 更多评论>>
  •  
        购物指南
          注册开户
          购物步骤
          查找商品
          缺货/求购登记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支付宝支付
          银行卡汇款
          货到付款
          Yeepay在线支付
        物流配送
          公司自取
          加急送
          同城快递
          异地快递
          特快专递(EMS)
        聚时惠说明
          关于聚时惠
          聚时惠流程
          收货事宜
          常见问题
        保障服务
          诚信保障
          7天退换货
          全部保真
        关于我们
          中邮动态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收购业务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北京光辉岁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中邮网 2004-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204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1872-1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757号    经营流通人民币许可证:2010-020
    产品支持:中国人民银行 | 中国金币总公司 | 国家邮政集团 | 中国集邮总公司 | 中华集邮联合会